服务中国会计行业!
您的位置:首页 > 财务管理 > 上市公司财务管理 > 正文

企业家保护财富的七种秘密武器

2014-12-17 13:21 来源:中国会计网 | 会计通-中国会计行业门户 | 会计论坛

  或许你的生活过得丰衣足食,但这不意味着你能够将各类不速之客都拒之门外。富人被查税员、信贷员和山姆大叔自身搞得倾家荡产的故事不胜枚举,这足以警示每一位新近崛起的亿万企业家小心呵护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正如《福布斯》对全球最富裕企业家的调查所示,打理财富是需要策略的,比如愿意接受奇异的金融工具,或者去避税天堂百慕大开办一家离岸公司,再或者干脆创办一家自己的企业。以下是那些一分一毫地积累起万贯家财,并悉心维护这些成功企业家经常采纳的7项理财技巧、秘密和策略:
  1.现金流至关重要。购买MLP,卖掉牛排餐厅。
  布拉德-皮特(Brad Pitt)通常把他数百万美元的片酬放在哪里呢?这不难揣测,一如许多好莱坞明星,他把钱投资在MLP(业主有限责任合伙公司)上。
  好莱坞五位顶级财富管理顾问向我透露称,这类股票拥有一批狂热的信徒,它们能够产生强劲的收益率和现金流。如同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一样,MLP无需纳税。因此,投资者可以分享到更大份额的收益,派发的高息也只需承受轻度税负。
  MLP当然不是昙花一现的投资品种。无论是以1年期、3年期、5年期或10年期来评判,Alerian业主有限责任合伙制指数(The Alerian MLP Index)的回报率都完胜标准普尔500指数。这项包含大约50个MLP的指数尤其偏爱诸如Enterprise Products Partners、Kinder Morgan和Plains AllAmerican Pipeline这样一些经营天然气和原油管道业务的公司。
  洛杉矶理财经理艾伦-戈德曼(Alan Goldman)拥有一个由大明星组成的客户群和关系网。他经常告诫这些客户不要执迷于投资那些可能走红的时尚餐厅,而应持有一些更稳定的投资产品,比如MLP.“我们发现,他们需要比普通人更保守一些,”戈德曼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演艺圈人士非常喜欢投资餐厅。每当看到某个艺人开始做餐厅之类的生意,我们只能做出这样的假设:这笔钱又打水漂了。”
  2.向扎克学习,投资GRAT。
  暂且不论坊间对于Facebook公司能否基业长青的质疑,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他的创业搭档达斯汀。莫斯科维茨(Dustin Moskovitz)已经采取措施,以保护其家庭遗产。
  《福布斯》杂志去年3月份报道称,扎克伯格和莫斯科维茨将Facebook公司上市前股票放入一种名叫GRAT(赠与人保留年金信托)的金融工具之中。据《福布斯》估计,两位创始人最终将两亿多美元资金转移至这些信托基金中。未来的支出可以规避赠与税(这些信托基金于2008年创建时,赠与税的税率高达45%)。或许不像绕过美国国税局(IRS)转移10亿美元那么酷,但就藏匿像私人公司股票这类难以估值的资产而言,GRAT是一个特别有用的工具,因为一旦你面临审计,你完全可以更改信托条款的细节。
  3.让你的公司给你支付报酬。
  有没有听说过这些公司,比如“尖叫的波罗的海爵士公司”、“翻过来翻过去制片公司”或“人上之网公司”,或许没有(续致信网上一页内容)吧,除非你正在华纳兄弟影业公司(Warner Brothers)从事幕后工作。
  每一家这样的实体都被某一位艺人公司化了,特别是那些聘请斯科特-范斯坦(Scott Feinstein)担任理财顾问的演艺人士。亚伦-保罗(Aaron Paul)、希拉里-达芙(Hilary Duff)和泰勒-洛特纳(Taylor Lautner)等名人皆是范斯坦的客户。
  他之所以建议明星们采取这种策略,是因为它可以让客户更好地管理税收和开支。名人很多时候都无法对一些大宗商务开支进行税收抵扣。“这些人需要将两到四成的收入付给给别人。”比如经纪人和经理,范斯坦这样说道。为什么这些大明星无法进行相应的抵扣处理呢?原因就在于规定每位美国人都必须缴纳一定税收的《替代性最低税法案》(The Alternative Minimum Tax)。“这项规定影响了大约2,000万美国人,并且限制你可以从应纳税所得中抵扣的费用额度。”
  为解决这一问题,明星们可开办一家公司,然后通知电影制作公司向这家公司支付报酬,而不是直接向他们支付(政府为艺人以这种方式赚取薪酬开了一个特例,范斯坦表示。但普通人肯定不能这样做)。这家公司反过来向明星的随从人员支付报酬,如此这般,明星的应纳税所得金额就显著降低了。
  尽管范斯坦对这种办法青睐有加,但他拒绝为这些公司奇怪的名字承担责任:“我对他们说,你们好歹也起一个对你们有点意义的公司名称啊!”尖叫的波罗的海爵士,这个名字听起来乱七八糟的,不知所云。
  4.百慕大式的再保险业务。
  对冲基金最近利用的税收漏洞与再保险业务有关。
  根据彭博资讯(Bloomberg)报道,自2011年以来,一大批亿万富豪级别的对冲基金经理在避税天堂百慕大开办了众多再保险公司,其中不乏一些以脸皮厚著称的人物,比如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SAC资本顾问公司(SACCapital Advisors)的史蒂夫-科恩(Stevie Cohen)、第三点基金(Third Point)的丹-勒布(DanLoeb)。
  他们这样做都是受了绿光资本公司(Greenlight Capital)掌门人大卫-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的启发。让资金通过这些公司转一个圈,可显著降低对冲基金经理应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并可推迟实际纳税的日期。一般情况下,这些经理人要么应该按照普通的所得税税率(39.6%)纳税,要么该缴纳长期资本利得税(20%)。
  5.寻找你永远不打算脱手的股票。
  在上世纪特许权投资领域的前沿,有一位戴着一副圆眼镜、感情非常丰富的男士。他就是来自北加州的菲利普-费舍尔(Philip Fisher)。1958年,凭借《普通的股票和不普通的利润》(Common Stocks and Uncommon Profits)一书,他成为撰写投资类图书的第一人。这部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名单的著作堪称现代成长型投资的样板教材,书中列举的15项投资战略最终引起了内布拉斯加州一位年轻人的注意。他把费舍尔和价值投资理论之父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的投资准则融为一体,由此赚得数百亿美元的身家。没错,这个年轻人正是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
  现在,费舍尔的儿子肯也成了一位亿万富豪。他管理着一家价值420亿美元的资产管理公司,并且仍然把北加州叫做自己的家。小费舍尔的投资理念或许比他的父亲更加以价值为导向(评估一家公司价值时,他特别青睐市销率这项指标),但他说,老父亲的投资理论中有一点是他从来不敢抛在脑后的(另一个原因或许是,在进行价值投资时,它能够产生很好的效果)。
  这一观点是:购买某只股票时,你应该抱着一种永远持有的心态。
  就购买股票后永远不脱手而言,老费舍尔是有充分理由的。他当时面临最高可达45%的资本利得税(相比之下,这项税种比现在的最高税率要低得多,仅为20%左右)。
  上世纪30年代,他购买了杜邦公司(Du Pont)和陶氏化学公司(Dow Chemical)的股票,整整过了大约40年后,他才将这些股票售出。他曾在上世纪80年代购买过摩托罗拉公司(Motorola)的股票,直到他2004年以96岁的高龄去世时,他依然持有这些股票。
  在今天这个以毫秒计算交易时间的世界里,这种心态是否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如果应用得当,依然是有价值的。然而,人无完人。”小费舍尔如是说。
  6.把成长型投资品注入罗斯个人退休帐户(RothIRA)。
  拥有巨大成长潜力的投资产品应该放入罗斯个人退休帐户。放在这个账户是免税的,而且只要你一直等到退休年龄(59岁半)才将资金提取出来,那么同样无需纳税。快速成长的私人持股公司的员工往往选择这条途径。
  2001年,时任贝宝公司(Pay Pal)CEO的彼得-泰尔(Peter Thiel)就是这样做的。泰尔通过他的罗斯账户以每股30美分的价格购买了170万股贝宝股票。2002年,电子港湾(eBay)收购贝宝,这些股票随即产生了3,150万美元的利润。
  贝宝公司的另一位创始人马克斯-列夫琴(Max Levchin)也做过类似的事情。他的罗斯账户已经售出了310万股Yelp股票,现在还持有390万股。产生的结果是:退休后,列夫琴可从这个账户中提取9,500万美元的免税资金。
  7.创办你自己的企业。
  点击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单,如果你深入研究1,426位上榜富豪的简介,你就会发现一个类似的特征。
  几乎所有亿万富豪的财富都是凭借一股企业家精神赚来的,要不然就是从某个创办企业的家族成员那里继承而来。无论你在一家公司中升至多高的职位,你也无法赚取10位数的收入。
  如此巨额的财富是通过开创一番事业,从零开始累积起来的。创富故事很可能是个偶然事件,往往发生在你毫不知情的时候。1955年,巴菲特离开职场,打算就此退休。不久之后,在一个由家人和朋友组成的七人小组的劝诱下,二十来岁的巴菲特组建了一家合伙企业,其高达535亿美元的财富生涯由此启动。这件事发生在奥马哈俱乐部的一个小型宴会上。
[责任编辑:编辑组]
中国会计网地方站